昌宁大甸山墓地
发布时间:2013-02-19     阅读数:56次    来源:原创
分享:

大甸山墓地位于保山市昌宁县田园镇龙泉村委会漆树坡小组东南侧的大甸山上。2012年10月我所主持对该墓地进行考古勘探,抢救性清理墓葬7座,其中土坑墓3座,土洞墓4座,出土各类文物81件(套)。并开挖探沟10条以了解墓葬的分布和埋藏情况,根据勘探和开挖探沟情况,推断墓地原分布面积近万平方米。

2012年11月至2013年3月,我所主持完成昌宁大甸山墓地的考古发掘,发掘面积2500平方米,共清理各类墓葬198座,出土随葬品268件(套)。

墓葬按形制可分为竖穴土坑墓、土洞墓和瓮棺墓三种,其中竖穴土坑墓174座,土洞墓葬23座,瓮棺墓1座。墓地原生地层破坏殆尽,所有墓葬都开口于表土层下。竖穴土坑墓都是直接开挖在砂石土中,分布在墓地东南侧、西侧和北侧。墓坑较浅,以小型墓葬为主,出土器物也较少,器型也小,大部分为空墓,出土器物的墓葬仅34座;土洞墓出土随葬品的有19座,是大甸山墓地发现的极具特点的墓葬形制,主要分布于墓地南坡和山顶区域,即墓地的核心区。墓葬均为竖穴式,开挖在膏泥土之下,不带墓道,无腰坑或头坑之类遗迹。纵剖面都为靴形,墓顶或为弧顶或为斜平顶。墓口较小,墓坑窄长,斜坡状墓底,一般达到3~4米长。墓底斜坡状,墓口处偏高,墓地里端偏低,头端在高处,脚端在低处。墓穴都非常狭小,这是由于墓坑都是挖在膏泥土之下,而膏泥土遇水出现变形、挤压和下沉等情况,使得原先的墓坑慢慢变小变窄。人骨大多已朽,个别墓葬发现有人骨和牙齿残留痕迹。墓葬的葬式不明,部分墓葬发现有棺木炭化痕迹,应该存在有棺木葬具。墓葬出土随葬品也较丰富,以青铜器为大宗,主要是各类兵器,如弯刀、矛和钺等,随葬品中不见陶器,陶器与青铜器不共存;瓮棺墓仅发现1座,分布在墓地东南角,葬具为夹砂灰褐色陶器,器表饰绳纹。此外,在发掘区西南部,发现很厚的黑炭层,可能为火葬场的痕迹,因而推测大甸山墓地局部应该存在有火葬墓。

随葬品按质地可分为石器、陶器、青铜器、铜铁合制品、铁器、琥珀、海贝、麻织品、竹藤物(炭化严重难以取出)等,以青铜器为大宗。青铜器数量较大,按器物功能可分为生活用具、生产工具、兵器、礼器和装饰品等,器型多样,可分为铜弯刀(含人面纹弯刀)、铜扣饰、铜镯、铜矛、铜剑、铜钺、铜钏、铜盒、铜镦、铜斧、铜凿、铜牛角、铜象牙、铜盖、铜器座、铜指护、铜带铃圆环、铜钟、铜铃等,以及采集到的疑似铜鼓、铜釜、铜剑鞘等残片,以铜弯刀(含人面纹弯刀)、铜矛、铜钏、铜钺、铜剑、铜扣数量居多;石器有石范、砺石、石纺轮、石锛以及绿松石等;陶器有单耳陶杯、陶罐、陶釜、陶纺轮等;铜铁合制品有铜柄铁矛和铜柄铁削等;铁器有铁矛、铁削、铁剑、铁镯等;琥珀都为琥珀串珠饰;海贝为贝币;竹藤物为藤篾腿套等。

通过对大甸山墓地的发掘,有以下几点基本结论:

大甸山地区应该是前后有几种墓葬形制共存的区域。目前滇西地区特别是保山周边发现的青铜时代的墓葬极少,使得大甸山墓地没有可以相互对比的对象,因而绝对的年代难以确定。根据出土的器物以青铜器为主,也有极少量铁器,可以大致将墓地的年代断在青铜时代,不排除个别土坑墓早至新石器晚期或晚至铁器时代早期的可能。

大甸山墓地反映的是一种全新的具有典型特点的云南本地青铜文化。从墓葬形制和出土器物来看,墓地存在不同的两个族群的文化。根据《后汉书》和《华阳国志》记载,大甸山墓地发现的土洞墓在年代上和器物类型上,应该与有关古哀牢国的史料记载和研究是一致的,因而我们认为土洞墓应该是古哀牢的遗存。到目前为止,土洞墓较少在南方发现,大部分仅在北方黄河流域发现,很多人认为土洞墓的起源和黄土高原的土窑洞相关;关于土坑墓的族属,由于大部分为墓葬位于墓地的边缘,墓葬规格小,空墓多,出土器物极少,族属难以断定。但根据土坑墓都是开挖在有碎石的区域,填土中也含有碎石,部分墓葬甚至在墓坑中竖立有石块等特点,这类墓与滇西北发现的石棺墓似乎有着某种性质的联系,推断这类墓葬的族属应该是来自西北地区的氐羌民族。

大甸山墓地的发现与发掘,对研究古哀牢国提供了很好的材料。昌宁地处哀牢腹地,在保山坝子、腾冲坝子、昌宁坝子以及周边的临沧、德宏等地相继采集到一些造型奇特的青铜器,这些青铜器的造型风格与昌宁采集过的青铜器十分类似,器物主要有铜鼓、铜盒、铜弯刀、靴形钺、半圆弧刃钺、铜案、铜编钟、铜矛、山字格铜剑、铜铃、铜镯、铜钏等等,这些东西是否是构筑成哀牢文化的典型器物呢?这就需要更多的科学考古发掘活动来予以解答。 

联系地址:
昆明市春苑小区春明里15栋一单元

微信公众号
手机网站
Copyright 2020 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滇ICP备19004953号-2 滇公网安备53011202000578号
技术支持:奥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