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挝石缸平原——等待解答的考古之谜(11月)
发布时间:2019-12-11     阅读数:3555次    来源: 往月发布
分享:
         

                                                                                                                                        周然朝


老挝是中南半岛上唯一不临海的内陆国家,地势北高南低,境内80%的国土为山地和高原,且多被森林覆盖,素有“印度支那屋脊”之称。老挝北部的川圹高原,海拔2000~2800米,属老挝地势最高的上寮地区。川圹是上寮地区最重要的省份,它不仅是老挝东北部的交通要冲,更因其境内分布着数量众多的巨型石缸而闻名于世。

与老挝川圹石缸类似的巨石遗迹在印度尼西亚的苏拉威西岛和印度东北部的阿萨姆地区也有发现,但尚无详细报道。老挝的巨型石缸主要分布在川圹省首府丰沙湾(Phonsavan)市附近,最近的距离市区约7公里,被称为“石缸平原”(plain of jars)。它们与英国巨石阵、智利复活节岛石人像以及南美的石人圈并称为“世界四大石器之谜”。2019年,在阿塞拜疆首都巴库举行的第43届世界遗产大会上,老挝川圹的石缸平原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同琅勃拉邦古城、占巴塞瓦普神庙一起成为老挝最重要的旅游景点和文化标志。

20世纪60年代越南战争期间,川圹及丰沙湾地区由于地处胡志明小道北端运输战略物资的重要交通节点,遭到美国政府的摧毁性轰炸,石缸遗存也受到不同程度的毁坏,如今的石缸平原上,地表随处可见大小、深浅不一的炸弹坑,地下还有不明数量的未被发现和爆破的炸弹。英国MAG除爆公司从1994年开始负责老挝川圹地区的除爆工作,尽管每年都有若干数量的炸弹被拆除,但是未被发现的炸弹的数量仍然远远超出人们的想象。

根据最新的调查统计数据,老挝北部大约有118处石缸分布地点,其中有79处地点进行了登记确认,石缸总数超过3000个。目前对外开放的仅有3个地点。2014年,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川圹丰沙湾市附近的4个石缸分布地点的706个石缸进行了考古调查。

调查的石缸平原1、2、3号地点,平均海拔1119米,皆位于丰沙湾市区附近的丘陵平原交界地带,地表除杂草外还分布着少量低矮灌木和树林,放眼望去,数百个大小不一的石缸或直立、或斜卧、或平躺,散落在山丘顶部和山脚的平缓地带,在夕阳的余晖中自成一景。4号石缸分布地点的地形环境差别较大,山高谷深、丛林茂密、路途艰险、人迹罕至,平均海拔1214米。尽管4个地点的地形地貌差别明显,但从石缸的原料、造型、尺寸等特征来看差别不大。

石缸利用砂岩或花岗岩凿磨制成,缸体表面可见岩石自然包含的砂粒和石块碎屑,底部大多埋入土中。整体来看绝大部分石缸外形皆为圆筒平底形,少数石缸的外壁有两个侧面较平,近方形。根据内腔形状差异又可分为外圆内圆(或椭圆)和外圆内方两大类。石缸口、唇部特征相对复杂,数量最多的是直口石缸,其次是敛口石缸,唇部有凹、平、凸三种,平唇数量最多,唇部最宽近33厘米。大部分石缸的内外壁、口和底部都有非常粗深的人为凿刻、打磨痕迹。调查的4个地点中,除4号地点发现少量外,其余3个地点几乎没有看到石缸盖子。4号地点的石缸盖子数量也不多,三三两两散落于石缸之间,大致呈覆钵形,中央盖钮有凸起的实心圆饼形,也有凿刻成人形的,厚10~34厘米。石缸盖的制作原料与缸体相同。

石缸很重,一般大小的1~2吨,重的可达3、4吨。有学者对石缸的尺寸进行过研究,发现石缸的外高度基本在0.8至3.5米之间,1~2米的长度最常见,内深度一般在0.5~2米之间,1~1.7米的深度最常见。认为这些尺寸与正常人体身高基本吻合,因此提出石缸是作为葬具使用的观点[1]。

关于石缸的考古学研究最早可追溯到20世纪30年代。1935年,法国女地质学家马德林·科拉尼(Madelenie Colani)对石缸及其周围的一个石灰石岩洞进行了考古发掘,发现了玻璃珠、玛瑙珠、陶罐、陶片、纺轮、珠宝、铁器、青铜器和磨光石器等遗物,她认为石灰石岩洞是一个火葬场,并推测石缸是用来盛装死者骨灰的。

1994年,日本考古学家新田荣治(Nitta Eiji)对1号地点进行了发掘和测绘,在两个石缸周围发现了没有烧过的人骨和牙齿,另外还有铁刀和玻璃珠。据报道Nitta还发现了灰坑,其中一个灰坑内发现了一件被非常平的石头盖住的刻划纹陶罐,陶罐里发现人骨和3颗牙齿。Nitta认为这个灰坑及陶罐的埋葬年代是公元1000年晚期。

1996年,老挝本土学者Sayavongkhamdy 在石缸平原进行了3次发掘,发现了11座墓葬和砂石“路面”,其中一些墓葬与石灰石块有关联。发现的遗物包括石坠、陶器、铁手镯、刀、玻璃珠、玛瑙珠、玉珠、赭石、小型陶器、研钵、陶纺轮、铜铃、磨光石杵、石盘和少量人骨(主要是牙齿、长骨和两个头骨)。在石缸周围的发掘还发现了一些高约60厘米的陶器,陶器中没有发现人骨。

2004年,在1号地点进行除爆工作时也发现了一些遗物,包括两个作为葬具的陶罐、陶片、烧土块、石器、木炭和人骨,陶片陶质粗而厚,有刻划纹饰。

石缸平原最近的一次考古工作是在2016年,老挝信息文化和旅游部遗产司与澳大利亚国立大学考古学与人类学学院合作,由澳方Dougald O’Reilly博士主导,对石缸平原的1号地点进行了发掘。这次合作运用生物考古、地质年代学、体质人类学、同位素分析等方法试图解答石缸遗存的年代、相关人群的迁徙及贸易路线、人口结构和人群健康状况等问题。

发掘共布设了3个探方,发掘面积15平方米,文化层堆积厚50~70厘米。3个探方中只有1号探方的位置紧邻着石缸。共发现7座竖穴土坑墓葬和3条砂石“路面”,部分墓葬残存人骨和牙齿。出土遗物与之前发现的类似,主要有陶片、陶罐、纺轮、绿泥石吊坠、石锤、砺石、玻璃珠、玛瑙珠、铁片、铁条、小铜管、木炭等。3个探方中都发现了一个特殊现象,即人骨和遗物的分布与石灰石块关系密切,要么叠压在石灰石块下面,要么放置在石灰石块周围,其中一块石灰石有圆形穿孔,这或许代表着一种特殊的葬俗。

对出土人骨进行体质人类学分析后发现,人骨整体保存状况不好;既有一次葬也有二次葬,有些二次葬中大型陶罐被当做葬具使用;3个探方中共辨识出18个个体,61%的个体是婴儿和儿童,近一半的个体死于胎儿期或婴儿期,4个个体牙釉质发育不全。综合分析显示石缸平原人口密度大,人群生育率较高,但健康状况较差,或存在营养不良。

年代方面,老挝的石缸遗存通常被认为属于东南亚的铁器时代(公元前500至公元500年),这个判断主要是基于出土的遗物特征。Dougald O’Reilly博士团队的测年样品主要是木炭,从32个木炭样本中得到的年代区间是8200BC~1200AD。在早年Sayavongkhamdy的研究中也出现过几个比较早的年代数据(7550~1260BC),Dougald O’Reilly博士综合分析后指出这批较早的年代数据“可能是不正常的”。2016年的发掘显示,石缸平原1号地点的丧葬活动发生在公元9至13世纪,而地表矗立的巨型石缸大概在公元12至13世纪中期之后才在这里出现[2]。

关于这些巨型石缸的用途可能是除了年代以外讨论最多的问题,有石棺(葬具)、盛酒、蓄水、刑具、生殖崇拜、记录天象等说法。目前考古学界尚无确切的石缸作为葬具使用的证据,其他说法亦多有曲解猜测之意,老挝石缸的准确年代和用途至今依然是未解之谜。


[1]黄启善:《老挝石缸文化初探》,《广西博物馆文集》第八辑,广西人民出版社,2011年。

[2]Dougald O’Reilly.Louise Shewan.Kate Domett.Sian E.Halcrow.Thonglith Luangkhoth .2019. Excavating among the megaliths: recent research at the“Plain of Jars”site 1 in Laos. Antiquity 93 370 (2019): 970–989。文中图9~13转引自该文章。


 老挝川圹省位置图


 石缸平原第1地点


  英国MAG除爆公司除爆工作简介


 1至4号地点位置图


 石缸平原第2地点地貌


 石缸平原第4地点地貌


石缸及盖


 第2地点分布的石缸


1号地点石缸分布图


1号地点历年发掘探方位置图


2016年发掘的1号探方


 2016年发掘的2号探方中穿孔石灰石块下发现两座墓葬


 2016年发掘的3号探方中发现的陶罐


联系地址:
昆明市春苑小区春明里15栋一单元

微信公众号
手机网站
Copyright 2020 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滇ICP备19004953号-2 滇公网安备53011202000578号
技术支持:奥远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