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发现 遗产保护 学术研究 科研课题 东南亚文化遗产 东南亚考古研究 政策法规 公众园地
元阳宗瓦司院心石柱文字遐想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更新:2018.11.13

在世界文化遗产哈尼梯田的核心景区,元阳县新街镇多依树村委会下寨村小组,有一个土司府,名为“宗瓦司”。该司署占地面积、建筑体制和规模都不大,内饰也并不奢华,可见该土司的行政级别也不甚高。
    司署院心里有八个石柱,柱上分别用篆、隶、楷、行四种字体刻了文字,每种字体刻两幅。细细一品,趣味盎然。
    笔者试图按中国书法字体出现的时间顺序来排序,不想似乎误打误撞,还有点意思。
    首先看篆书,共有两幅刻字,一是“正谊不谋其利”,出自《汉书•董仲舒传》:“夫仁人者,正其谊不谋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大概意思就是念老经,做人做事,不必太过功利,应当深明大义。    
    第二幅篆刻是“非学无以广才”,出自诸葛亮《诫子书》:“非学无以广才,非志无以成学”。大概意思也是规劝少年,立志于学,然后成为有用的人才。
    这两句话刻在院子里,虽然老套,倒也算堂堂正正。
    其次看隶书,也是两幅刻字,这两幅要一起说,“满眼河山孰净土,四时风月此闲人”。这是一对对联,应该是模仿苏州园林中,史伟堂题半园草堂的“满眼山河此净土,四时风月属闲人”。但这位土司爷爷将原联中的“属、此”二字对调,且将“属”易为同音“孰”。有趣的是为了平衡改字,他又将下联中“时”的日字旁故意刻得倾斜。改了二字,语气大异。原联吟风弄月的轻松,到这就有了些愤愤不平的情绪。
    再看楷书刻字,却是两句唐诗。一是“短衣匹马随李广”,出自唐朝杜甫《曲江》:“短衣匹马随李广,看射猛虎终残年。”明显是句气话,杜甫没有时空传送机,无法去汉代,就算去了,李广未必喜欢他,杜老先生也就是发个一厢情愿、生不逢时的牢骚。
    第二句是“挥刀砍石恨谯周”,出自唐朝唐彦谦的《邓艾庙》:“昭烈遗黎死尚羞,挥刀斫石恨谯周”。但原诗不是砍字而是“斫”,是不是笔误就不得而知,但诗的意思也值得推敲。此句还有一个典故:谯周原为三国时期蜀国的政治人物,诸葛亮去世后,在魏国进攻蜀国的时候,谯周力劝后主刘禅投了降。这就尴尬了,前方的士兵还在奋战,听说后方已经投降,恨而将刀砍向石头泄气,刀有没有砍坏我不知道,谯周的名声倒是坏了。历史人物的评价是个很费力而且不讨好的事情,谯周的争议也一直不断,此不赘述。
    有趣的是宗瓦司一个边远山区的小级别土皇帝,为什么要题这种爱国主义诗句?笔者推测,自明代中原政权开始任命土司以后,土司们就成了朝廷命官,把自己当成中原王朝的自己人,后来的清朝统治者也给他们任命,也算朝廷命官,也是自己人。要说很多土司还是爱国的,即使到民国,以及革命战争时期,还是有很多土司的帮助我党我军的光荣事迹,在此亦不赘述。
    我们回到宗瓦司开始建造的时候,那是清咸丰六年也就是公元1856年,之前发生最大的事,就是第一次鸦片战争,以及中国签订的第一个不平等条约《南京条约》。那么在这位土司心里,“挥刀砍石恨谯周”,所恨的谯周是指签订条约的耆英、伊里布,还是当时主政国家的军机大臣们?又看“短衣匹马随李广”,也许就不仅是牢骚,而是有投军杀敌的心意了吧。
    最后看刻行书的石柱,一是“径路绝风云通”出自晋朝左思的《吴都赋》:“径路绝,风云通。”顾名思义,就是咱这交通不好,但空气质量不错的意思。二是“山水滋老庄退”,出自南北朝刘勰的《文心雕龙•明诗》:“宋初文咏,体有因革,庄老告退,而山水方滋。”说的是魏晋南北朝时期中国古体诗坛山水诗的产生。这幅字刻在院心石柱,大概是表明自己将来就是看山水,写点诗混日子的意思吧。
    宗瓦司建设的第一代主人的资料已经找不到了,而他刻下的这八根石柱,却似乎替人们画出了他的轮廓:此人少时立志于学,欲做有用人才(篆书石刻字义)。后来不知受到什么挫折,只想待在家乡,做个闲人(隶书石刻字义)。可是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啊,内心怎能平静(楷书石刻字义)?还是算了吧,在我这交通不便的化外清静之地,做个山水诗人吧(行书石刻字义)。
    以上猜测或有杜撰嫌疑,一大部分靠百度,一部分靠猜度。一个偏远土司的院中,能有如此文心奕奕的字句,不仅令我们这些自以为知道的后人汗颜,字句精致,又引人入胜,故有此文。


“正谊不谋其利”


“非学无以广才”


“满眼河山孰净土”


“四时风月此闲人”


“短衣匹马随李广”、“挥刀砍石恨谯周”


“径路绝风云通”


“山水滋老庄退”



滇ICP备050028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