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发现 遗产保护 学术研究 科研课题 东南亚文化遗产 东南亚考古研究 政策法规 公众园地
绥江南岸墓地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更新:2018.08.13

南岸墓地位于昭通市绥江县南岸镇南岸村真武山上,东临金沙江右岸仅百余米,东南距绥江县城16公里。墓葬零散分布在东西长500米、宽约150米的缓坡地带,现存地表可辨认墓葬数十座。为配合拟建的昭乐高速(串丝至新市段)珍珠坝大桥建设,2018年4月至5月,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昭通市文物管理所、绥江县文物管理所对施工影响区域的墓葬进行抢救性发掘,发掘面积1000平方米,清理墓葬11座。

绥江县位于云南省东北缘,金沙江南岸,金沙江流经绥江的南岸镇之后,突然来了一个一百多度的急转弯,掉头折向东流去,形成罕见的“Ω”形大弯。南岸墓地所在的真武山,就在“Ω”形大弯处,三面临江,是一处临江陡坡。真武山现今仍为当地的祖坟山,修建有大量近现代墓葬,现地表残存有许多因施工建设而搬迁的空墓穴。此外,由于当地的坡改地,使得很多墓葬完全暴露在外,部分墓葬石质构件被当作垒砌地埂的材料。总之,整个墓地已遭到不同程度破坏,部分墓葬甚至墓穴残破不堪,这些都给发掘带来不同程度的影响。

南岸墓地所在的陡坡区域,现在主要被当地村民开垦为经济作物种植园。墓地所在区域,呈西高东低之势。表土层为各类现代的回填土,夹杂大量石块、杂草等。表土层下为灰褐色土层,为原生土层,较致密,其下为生土层。整个墓地的堆积由于遭到自然和人为的破坏,堆积一般在30~50厘米之间,文化层也被扰乱严重。大部分墓葬开口于地表土下。

发掘清理各类墓葬11座,出土各种器物20余件(套)。发掘的11座墓葬,都为各种类型的石室结构墓葬。石室结构墓葬,大多为多联墓室。由于后期的人为影响和水土流失等原因,很多墓葬暴露在外,仅墓穴的中下部埋在地表土之下。发现的石室墓,几乎都是单室墓、双室墓、三室墓、五室墓甚至最多者达八室墓,也就是一间墓室、两间墓室、三间墓室或者五间墓室甚至八间墓室连在一起建造的,墓室与墓室之间有空间相通。或者换句话说,一个大土坑之中,修建有多个墓室,最多的达八个,室与室之间相通,每室又有独立的石墓门。发现的墓葬墓顶有半圆顶、覆斗顶、平顶几种。墓葬墓室都由很多大条石砌成,这些石条整齐见方有棱,用的是上好的青石条。很多墓葬的墓室内有雕刻,有人物、花卉等图案,雕工精致、图案精美,部分还有头龛。此外,结合墓葬形制和出土器物,发现位于墓地东北区的墓葬普遍规格要高不少,结构精致,石雕也更为考究,而位于墓地西南区的墓葬,相比于东北区,显得寒酸了许多,很多墓室甚至没有石雕,墓葬结构制作也较为简单,似乎存在有人为的位置区分。

出土器物根据质地分为陶(瓷)器和金属物,陶(瓷)器为墓地出土的大宗,都为各类酱釉罐等,金属物为金耳环。酱釉罐都为夹砂陶,普遍为侈口、束颈、溜肩、弧腹、小平底,大部分器物在近器底部为施釉。部分酱釉罐造型制作奇特,近似多层宝塔状,部分器物带有器盖。大部分器物都为素面,但是特别值得一说的是,在多件酱釉罐的陶器肩部,贴筑有凸起的龙纹,十分形象。

当地人叫这些石室墓为“生基”,又为“深基”。“生基”者,人健在时就修筑的墓地;“深基”者,掩入地下较深的墓地。无论是“生”还是“深”,都说得过去。因为,整个金沙江昭通段的巧家、永善、绥江、水富等县,都有提前筑坟的习惯——人还没死,或者还相当健壮,就早早为自己备下了死后的居所。也许,现代的这样的习俗,很有可能就是从这个南岸石室墓时代开始传承下来的了!

在南岸这样一个现在看来交通都很不方便的地方,怎么会有如此的墓地呢。查找历史资料,南岸墓地的存在与古时的马湖府有很大的关系。据史料记载:马湖路总管府是原“马湖蛮”的后延——唐初,安氏以马湖地区(今屏山、沐川、马边、雷波四县和今宜宾县西北境)统治者身份归附朝廷。唐王朝在此置马湖羁縻州,隶属于戎州都督府,安氏被授予马湖羁縻州都尉之职。后因世代内附之功,封归义郡王,史称董蛮,或马湖蛮、马湖部。宋代,叙州被列为“上州”,辖宜宾、南溪、宣化、庆符4县及羁縻州30个,“控扼石门、马湖诸蛮,号为重地”,开始受到汉文化的影响。元代,马湖蛮于元世祖至元十三年内附(此前,马湖蛮还参加过南宋的抗元战争),元朝在雷、马、屏、沐地区设马湖路总管府,“迁于夷部溪口,濒马湖之南岸创府治。其民散居山菁,无县邑乡镇”。马湖路总管为安氏,下置泥溪、平夷、蛮夷、沐川、夷都、雷波6个长官司,是为马湖地区土司制度之始。这就说明,当时的南岸,已经是统辖现今之云南绥江、四川雷波、屏山、沐川一带,地域宽广,盛况空前。马湖府从1276年(即元朝至元十三年)到1305年,即元朝大德九年,从四川省雷波县黄琅迁至云南省绥江县南岸镇,在南岸设立了29年。

南岸墓地与金沙江昭通段从巧家至水富县发现的各类石室结构墓葬都是一致相同的,其年代当时判定为明清时期。同时,结合墓葬出土的各类器物,特别是酱釉罐,其风格与四川乐山西坝窑烧制的同类器物几乎一致,而西坝窑的鼎盛期即为明代。再者,结合墓地较大的规模以及历史上在南岸镇设置的“马湖府”等,我们完全可以断言南岸墓地的鼎盛时期就是在明代,甚至可以说南岸墓地的部分墓葬的墓主人就是当时“马湖府”有官身的人。由此可以推论,南岸墓地极有可能就是马湖府在南岸镇留下的具有极高考古价值与文化研究的历史文化古迹!


墓葬分布平面图


墓地远景


4号墓葬


4号墓葬(揭盖板后)正射影像


7号墓葬


2号墓葬头龛


2号墓葬石构上的花卉图案


8号墓葬石构上的人物图案


8号墓葬出土器物情况


带盖酱釉罐


宝塔状酱釉罐


酱釉罐器身的堆塑


上一篇:武定长田遗址

滇ICP备050028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