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发现 遗产保护 学术研究 科研课题 东南亚文化遗产 东南亚考古研究 政策法规 公众园地
古基因组揭示绝灭大熊猫对现生大熊猫种群的遗传贡献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更新:2019.05.17

《古基因组揭示绝灭大熊猫对现生大熊猫种群的遗传贡献》,作者:盛桂莲, Nikolas Basler, 吉学平, Johanna L. A. Paijmans, Michaela Preick,Stefanie Hartmann, Michael V. Westbury, 袁军霞, Nina G. Jablonski, Federica Alberti, Georgios Xenikoudakis, 侯新东, 肖波, 刘建辉, Michael Hofreiter, 赖旭龙, Axel Barlow。2019年5月9日在线发表于国际权威刊物《Current Biology(当代生物学)》,原文网址https://www.cell.com/current-biology/fulltext/S0960-9822(19)30419-1

历史上大熊猫广泛分布于从华北到西南的广大地区,分布范围缩小和碎片化的结果,现生目前缩小到个体碎片化的分布到青藏高原东部高原边缘山脉区域,有三大主要支系clusters种群. 然而,关于这种分布范围戏剧性缩小的遗传记录知之甚少,例如, 是否现今种群的祖先与之前的大熊猫的生存空间是否重叠?或是否遗传信息上已经灭绝的种群分布区是否已经灭绝?  倘若此,那些已经灭绝的大熊猫对现生大熊猫全基因组是否有贡献?为研究这些问题,我们提取了中国云南腾冲江东山距今5,025 ± 35年的大熊猫全基因组覆盖范围约1.2倍to approximately 1.2-fold coverage. 我们发现,这一个体代表在现生大熊猫多样性形成之前就已经分化出去的遗传学上已经灭绝的种群,我们发现起源于同一种群或不同种群的现生大熊猫与这一古代种群的杂交分化。我们也发现从古代大熊猫到现今大熊猫支系的定向基因流转移通道的证据。因此现生类群不同比例的全基因组可能来自于我们提取标本所代表的古代种群。虽然现生大熊猫种群保持合理的遗传多样性,我们的结果表明,这仅仅代表这个种最近分布范围缩减之前获得并保存的部分遗传多样性。


上一篇:

滇ICP备05002806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578号